上海凯创生物技术有限公司

滋养细胞疾病或肿瘤时hCG的变化

更新时间:2020-05-19 10:07:15  推荐指数:

  hCG测定是诊断滋养细胞疾病或肿瘤最重要的手段。一般来说,葡萄胎清除后84-100日血清hCG降至非孕正常水平,人工流产和自然流产后分别约需30日和19日,足月妊娠分娩后约12日,异位妊娠后约8-9日。若超过上述时间,血清hCG仍未达到正常水平,在排除葡萄胎或妊娠残留物后要考虑滋养细胞肿瘤。hCG动态测定比单次测定更有意义。若本次测定值高于上周测定值10%,则为上升;若高或低不足10%,为持续状态;若降低超过10%,则为下降。在排除葡萄胎或妊娠残留物的前提下,若hCG异常上升,尤其是持续上升,可诊断为滋养细胞肿瘤。若持续状态,如无子宫肌层侵犯和子宫外转移证据,可持续观察1-2周;若下降,可继续观察,直到正常。

滋养细胞疾病或肿瘤时hCG的变化

  疑有中枢神经系统转移时,可测定脑脊液hCG,并与血清hCG比较。当脑脊液hCG:血清hCG > 1:60时,有中枢神经系统转移可能。

  一、游离α- hCG 只有一条α链,且与LH、FSH、TSH的α链,氨基酸序列几乎相同,特异性较差,需要专门测α-亚基的试剂方能准确测出,多在研究游离α- hCG亚基与游离β-亚基比例时才作测定。游离α亚基检测的临床应用尚待进一步探讨、研究。游离α亚基可出现在怀孕妇女和绝经后妇女的血清中,某些疾病患者的血中也可发现,如葡萄胎,绒毛膜癌,类癌瘤,垂体腺瘤,胰岛细胞癌,尿毒症和非内分泌恶性肿瘤。但是游离α- hCG水平常常极低,在正常妊娠时α- hCG / hCG比值在0.1-0.3% ;在滋养细胞疾病与肿瘤时α- hCG水平也不高,α- hCG / hCG 比值很少超过0.5%。

  二、游离β- hCG(F-β- hCG) 实质上是呈现游离状态的hCG-β亚基即无α-亚基者。hCG-β亚基只在胚胎细胞表达。F-β- hCG 水平变化的临床意义正日益受到重视。恶性肿瘤病人游离β-HCG水平增加。 正常妊娠时hCG量从数十单位到数十万单位,而F-β- hCG的含量很低、 波动小,只有几十到几百;F-β- hCG增高,即使hCG在正常范围,往往也提示有病理情况。但是F-β- hCG的测定并非一般的β- hCG测定需要采用特定的试剂作检测。F-β- hCG增高的分子生物学基础可能是⑴β-亚基基因过度表达:α-亚基由第6号染色体长臂基因编码,β-亚基由第19号染色体长臂的基因编码,两组基因表达不协调导致游离亚基增多;⑵亚基的氨基酸缺损或结构异常 (异常的方式糖基化),不能以非共价键的方式结合,游离者增多。有研究报道F-β- hCG可用于滋养细胞疾病与肿瘤的鉴别诊断,正常妊娠85%的标本F-β- hCG/hCG <1.0%,78%的标本F-β- hCG/hCG <0.5%;而葡萄胎F-β- hCG/hCG可到5%;侵蚀性葡萄胎、绒癌F-β- hCG/hCG则可达10%以上。F-β- hCG用于滋养细胞肿瘤的治疗监测较hCG更敏感,hCG血清半衰期24-36小时,而F-β- hCG血清半衰期仅12-14分钟。

  1、F-β-HCG/HCG比值可用于滋养细胞疾病与肿瘤的诊断与鉴别诊断:血清hCG水平是滋养细胞疾病与肿瘤诊断及治疗标志物。但是单一的hCG水平升高,并不能以此诊断或鉴别诊断妊娠与滋养细胞疾病与肿瘤。石一复等报道妊娠、葡萄胎、侵蚀性葡萄胎及绒癌血清中均可测到高水平的hCG和F-β-hCG,两者的动态范围均很广,各组上下界限有明显的交叉或重叠,资料呈非参数分布。因此不能用均数来比较哪一组hCG或F-β-hCG的水平更高。但是F-β-hCG/hCG比值,在妊娠组显著低于滋养细胞疾病与肿瘤组(P<0.005),虽然也可高达5.9%,但绝大多数情况下<1.0%。此可作为妊娠与肿瘤的参考界限。同时侵蚀性葡萄胎与绒癌的F-β-hCG/hCG值又显著高于葡萄胎组(P<0.005),因此,此比值的高低对于判断葡萄胎是否具恶变倾向也有重要价值。

  完整的hCG分子由α、β两个不同的亚基组成,以非共价键的方式结合在一起。但是在某种情况下,这两个亚基也可以以游离或非结合形式存在,不同亚基的存在水平变化可具有不同的临床意义。由于hCG的α-亚基不仅在胚胎细胞表达,也可以在崔体细胞得以表达,因此与LH、FSH、TSH的α亚基类似,而β-亚基只在胚胎细胞表达,因此研究β-亚基的消长及其与完整分子hCG的比值已成为研究胚胎状况或滋养细胞肿瘤的焦点之一。F-β-hCG/hCG比值对滋养细胞疾病与肿瘤具有诊断与鉴别诊断价值。

  2、F-β-hCG相对增高是细胞恶变或恶变程度的标志:F-β-hCG/hCG比值增高,实质上是胚胎滋养细胞,尤其是合体细胞发生恶变的一种表现。HCG的α-亚基与β-亚基由不同的基因编码。α-亚基的编码基因位于第6号染色体长臂,而β-亚基的基因图则位于第19号染色体的长臂,推测在胚胎组织中,只有α-亚基与β-亚基同时准确表达,才能使细胞与血清中有大量具生物学活性的完整hCG分子。如果,其中某一个基因表达有增加或减少,或者基因表达错误,如β-亚基的氨基酸缺刻或被替换等,有可能使α、β两亚基结合受阻,均可导致游离亚基的增多。因此,从细胞遗传学和分子生物学水平看,F-β-hCG增多极可能是基因表达异常所致,虽然有关机理需进一步探讨,但这本身应是细胞异常或癌变的一种象征。

  石一复等收集了一例妊娠合并绒癌病例,此病例为妊娠(活胎)5个月伴发胸水入院,虽然hCG值较高(80480IU/L),初步诊断为妊娠合并绒癌,但一时尚未发现其他诊断依据,包括X线肺部摄片。但血清F-β-hCG值为1030ug/L,F-β-hCG/hCG比值高达20%。后经产科处理后出现了脑转移症状,确诊为妊娠合并绒癌。因此当F-β-hCG/hCG值显著增高时应高度重视有恶性滋养细胞肿瘤的存在。

  3、有关F-β-hCG的检测:由于F-β-hCG是完整hCG的一部分,因此在β-亚基部分两者的抗原性几乎完全相同,绝大多数β-hCG检测试剂能同时测出完整的hCG与游离的β-亚基。由于F-β-hCG没有α-亚基结合,推测其空间构型可发生改变导致部分抗原决定簇有相对特异性,因此检测F-β-hCG是使用单克隆抗体筛选的专用试剂,决非一般β-hCG测定试剂可替代。即使如此,在hCG高浓度时F-β-hCG检测仍可与hCG交叉产生假阳性。

  由于hCG的α与β亚基以非共价键形式结合,因此,血清处理保存不当,操作不当均有可能导致α、β亚基分离,造成认为的F-β-hCG增高,这在测定时必须引起重视。

  三、高糖基化hCG 在妊娠滋养细胞疾病(葡萄胎、侵蚀性葡萄胎、绒毛膜癌)中,高糖基化hCG的水平与总hCG的比值明显高于正常妊娠组,且与疾病的恶性程度呈正相关。

  高糖基化hCG除辅助诊断妊娠滋养细胞疾病外,还可用于妊娠滋养细胞疾病的治疗后监测。有研究者发现部分有葡萄胎或其他妊娠滋养细胞肿瘤病史但无临床症状的妇女的血清中可检测到持续存在的低浓度hCG水平(已排除假阳性情况),这种低水平hCG可持续存在几年或十几年。这种低水平hCG的存在,可能误导医生的临床诊断并采取不必要的治疗,增加患者的痛苦。Cole 等收集较大量有妊娠滋养细胞疾病史但无临床症状的标本,检测到低水平的hCG,其浓度大多<100 IU/L。同时检测高糖基化hCG浓度,发现基本<2 IU/L。对hCG浓度显著增加者,高糖基化hCG水平也明显增加,而且是总hCG浓度增加的主要来源,占总hCG的百分比可达100%。随着高糖基化hCG水平的增加,临床可发现疾病转为恶性瘤或肿瘤进一步恶化发展。因此监测妊娠滋养细胞疾病的术后情况,检测高糖基化hCG比总hCG更为直观,更有标志价值。

HCG检测试剂盒
HCG检测试剂盒

部份图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相关链接